回不去的故乡

老家在东北一个并不遥远的小山村,那里有四季分明的大山和十几户淳朴的山里人。山很大,村很小,不会有精彩的故事,却有让人一生无法忘却的童年和回忆。每逢春节,一缕乡愁萌动,拨开岁月深处的时光记忆,一家人盼年、忙年和团聚的美好时光便在眼前闪现。 

 梁实秋先生说,过年须要在家乡里才有味道。没错的,乡下的年虽然寒酸,却有让人难以忘怀的期盼和庄重的仪式感。一入腊月,新年便在美好的期盼中拉开了序幕,上学的放假了,在外地工作的也陆陆续续回来了,平时冷清的小山村和孤独的老屋,开始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在一个个寒星闪烁的夜晚,孩子们聚在热炕头打牌下棋嗑瓜子看电视,老人们烤着火盆讲故事唠家常,谈论话题最多的莫过于新年的期盼,以及忙年的计划。 




 喝了腊八粥,忙年的日程早已排得满满当当:赶年集、杀年猪、扫屋子、磨豆腐、宰公鸡、蒸馒头、写春联、贴年画……大人孩子各有分工。最热闹的莫过于赶年集,一个腊月至少要赶三五个年集才能备齐年货,逢集的早上,大山上十几户人家,男女老少齐出动,呼朋引伴,翻越大山,再跋涉二十里路去镇上的集市,那赶集的热闹和兴奋劲让人回味无穷。孩子们并不在意买了什么年货,只是跟着凑热闹,一串糖葫芦、两挂小鞭炮就能让孩子的心里乐开了花。 年前最隆重的要属杀年猪了,大人们忙杀猪,孩子们凑热闹,等着跟大人一起享用美味的杀猪菜。一家家轮流杀年猪,几乎一个村子的人都会参与,这是老百姓过年前的一项重大活动,也是对一年收获的庆祝。 春节在忙碌中一天天近了,人们对新年的期盼愈加浓烈,大人期盼团圆,孩子们期盼穿新衣吃美食。新年一到,远亲近邻走亲访友、串门拜年,热闹非凡。

大年初二三,女儿们携儿带女回娘家欢聚一堂,此时才发现曾经空空荡荡的老屋,竟然狭小到装不下一群儿女和欢笑声。 曾经的春节从腊月的盼年忙年,到正月的团聚和走亲访友,这悠长又美好的时光是老百姓最幸福的日子。如今住在楼房,网上邮购,超市采购,吃的用的贴的挂的,一股脑就备齐了,再丰富的物资也体会不到赶年集、备年货、剪窗花、写对联这些迎年盼年忙年的气氛了。再也不用花心思去忙年的我们,一头扎在手机网络里,没有一点过年的气氛,一切都像平常一样闲散。

站在高楼里眺望,满眼都是钢筋水泥的街道和高楼大厦的冰冷,感受不到人间烟火气,年味也正在我们的眼中逐渐淡化。 “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”几年前父母相继离去,再回老家我已不再是归人却成了哥哥姐姐家中的客人,那个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老家成了回不去的梦乡,曾经依恋的温暖家园在风侵雨蚀中成了一座摇摇欲坠的土屋,曾经热闹的山村逐渐变成了记忆里的故乡。

 回不去的故乡,是许多人心中永远无法释怀的情结!有人说,所谓的故乡不过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罢了。不错,父母在人生中的最后一站已经成了我的故乡,那是我小时候拼尽全力逃离、如今想回又回不去的地方。  

到不了的远方和回不去的故乡,让人生充满希望、回味和心酸,余生只愿,此心安处是吾乡!    


作者简介: 张西武,长白山下,鸭绿江畔,书生一枚,于微茫尘世间,用文字感悟生命,书写灵魂!企业职员,业余爱好写作,临江市作家协会会员,文章散见全国报刊。      
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